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京弈梦华》何梦华 玻璃 京弈梦华耽美狼

更新时间:2020-06-20 16:43:37

《京弈梦华》何梦华 玻璃 京弈梦华耽美狼 连载中

《京弈梦华》

来源:作者:浥青橙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紫冰,胡姬

浥青橙新书《京弈梦华》由浥青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紫冰,胡姬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翌日傍晚,紫冰遵从八王的嘱咐扮成男子,再次来到白矾楼。紫冰径直就要上二楼,却被店伙计拦住:“客官,几位啊?” “一位。” “客官...展开

《京弈梦华》免费试读

翌日傍晚,紫冰遵从八王的嘱咐扮成男子,再次来到白矾楼。紫冰径直就要上二楼,却被店伙计拦住:“客官,几位啊?”

“一位。”

“客官坐楼下吧。我给您收拾桌子。”伙计打量她是个面生的酒客,就把她往大厅让。

“怎么?一位就不能上楼?怕我少给你酒钱?”紫冰站在楼梯口不动,抬眼瞧着小二有些不屑。

“客官有所不知。若是晌午您上去也就上去了。只是这晚间二楼都是酒量甚大的主儿,公子这样斯文……”

紫冰明白小二并非为难,只是怕她酒量不济。她心中暗自得意:我不到十岁就跟着师叔一坛一坛地喝,二楼未必有几个能喝过我的。想着一笑,对伙计道:“拿酒来。”

店伙计见她执意要上楼,只得端来三碗酒:“客官,小店的规矩,您若是辨出三碗酒的名字,还不醉,就能上楼。”几个要上楼的老酒客见有热闹看也就凑了过来。“客官,您坐着喝。”

“不用。”紫冰端起一碗酒闻了闻,得意地笑笑,一饮而尽冲几个看客道:“新丰美酒斗十千,咸阳游侠多少年。这是新丰酒。”

紫冰自信地没有回头看伙计的答案,扬手一扔,酒碗就稳稳地落在了伙计的托盘上。

有酒客喝一声:“好功夫。”

紫冰虽不理会,心中却是跃跃欲试的兴奋,又端起一碗道: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兰陵酒。”

待喝完,仍是扬手一扔,这个酒碗又稳稳地摞在前一个空碗之上。

她又端起第三碗,喝了一口道:“骏马迎来坐堂中,金盆盛酒竹叶香。这该是——竹叶青。”

前边两碗酒下肚,一股热气冲上脑壳,紫冰才觉察到这是酒醅,比平时喝的酒浓稠许多,两碗的酒劲比得过平时七八碗。

紫冰的自鸣得意被两碗猛烈的酒精冲的散淡,脑中甚至有些开始晕腾腾的迷离。她对第三碗酒并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。她撑着面子,仍把碗一扔,摞在一起,回头定定地瞧着伙计,渴求答案。

“客官,好酒量。”伙计让着坐,“请上楼。”

紫冰心里松了一口气,一手扶着栏杆上了楼。楼上的格局与楼下大不同。楼下是散铺,楼上是分隔的雅座。伙计拨开帘子,贴着金边的红纱栀子灯便映入紫冰的眼帘。

待紫冰坐定,伙计便把阁儿间的竹帘放下。紫冰倒了一碗酸梅汤配着几样小菜来压压酒劲,一边隔着竹帘的缝隙窥视着周遭的一切。紫冰刚挖了一枚鸭蛋黄来吃,就有两人拨帘而入。紫冰赶紧站起来,静静地等着来人张口。

“兄台好酒量!”

“是啊,是啊,公子虽然脸生,但有酒就是朋友。来来,再和兄台喝两杯。”

紫冰辨不出真假,只陪笑道:“小可初来乍到不知规矩。愧不敢当。”

“公子身着胡服,可是经商之人?”紫冰嗯了一声,还没想起话来搪塞,又被打断:“公子既是商贾,少不得今后要常来这白矾楼。我兄弟就告诉你规矩。大家都是好酒的,每逢有人初次上楼,我们这些酒虫子少不得要来认识认识。往后都是朋友。”

“小二,拿壶酒来。”

伙计闻声而来:“客官初次上楼,这壶酒是小店赠送的。几位尽兴!”

“来来来,兄台,我们一醉方休!”

紫冰看二人形容,不像是心机深沉之人,又怕喝酒误事,推脱道:“承蒙两位公子错爱,小可今晚约了人谈事情。不能陪二位尽兴,还望海涵。”那两人哪里答应,三推四推地让酒。紫冰无奈,只得连干三碗打发两人离开。

只是喝酒一旦开了头,就不好收场,又有资深酒友听说,前来让酒。紫冰哪里经得住这些酒鬼的缠让,要在平时早就没有了耐心,可念及一旦打草惊蛇,岂不白白辜负了自己喝的三碗烈酒,只好忍着没翻脸,但也没有好脸色:“诸位酒豪,本人今晚在此有要事要谈,不能陪诸位尽兴。承蒙诸位瞧得起我,我自饮三杯,今日就散了吧。”

诸人瞧她虽年轻却说话干脆不容商量,忖度着该是生意场上见惯了世面的,也不敢轻惹,只得看着她饮完三杯散去了。

紫冰撑着股劲儿,干坐了半个时辰,把前来拼酒的,还有来来往往的人前前后后仔细想了一遍,并没有可疑的人事。渐渐的,她有些迷蒙,准备离去。走到楼梯口,思量着楼上还有一层,她有意无意地往上瞧了一眼——一片亮光光的晃眼。这一晃,刺的紫冰有些清醒。

她上了两蹬楼梯,瞧着是一群衣着闪亮的胡姬在跳舞,中间的一位手里拿着一个铜镜模样的物什舞姿优美的旋转。也不知道是酒劲儿太足,还是胡姬的舞蹈太梦幻炫丽,她只觉得眩晕站不稳。

好不容易找到点端倪,年少的好胜怂恿她上去看看,可想起大街上都能公然袭击郡主,不知对方到底什么底细,有多少人?大脑中所剩无几的清醒告诫她不要逞强。

紫冰撑着回到南清宫回房倒头就睡。八王听说紫冰回来了,着急询问消息,就让紫云前去叫醒紫冰。

“怎么,喝多了?”紫云宠溺地捏着紫冰的脸笑道。

“睡了……”紫冰枕着胳膊懒洋洋道。

“先别睡,说说什么样?”紫云晃着紫冰。

紫冰眼都不睁开,拨了一下她姐姐的手,哼了一声:“郡主看到亮光光晃眼的或许就是镜子。没准那人就藏在……”话没说完,就睡着了。

紫云见状有些埋怨八王:“王爷怎么能让紫冰独自去白矾楼,喝成这个样子出点事怎么办?”

八王强辩道:“夫人这是怪我喽?紫冰的酒量不是你都很放心吗?”

“王爷——”紫云有些着急,“你让紫冰学着办事,我不拦着。可是万不能把她置于危险境地。”

八王本是想夫妻间饶舌逗乐,不料紫云竟如此义正辞严,有些愧疚:“夫人别担心。我没有不顾紫冰安危。”

“可……怎么还喝成这样?”

“夫人不知道,脸生的酒客要到白矾楼二楼去,须得过好几关。我以为紫冰上不去楼。没想到她酒量当真不弱……”

紫云见八王面有愧色,又笑道:“紫冰的酒量都是从小跟着师叔练出来的。”

“这倒奇了。佛家弟子还能喝酒?”八王笑问。

“我说的这位师叔是俗家弟子,当年他家里数十口人惨遭荼毒,是师父救了他,才九死一生。只是师叔每每想起,痛苦不能自拔,就借酒消愁。那时候紫冰还小,见师叔喝了酒就会大笑,她以为喝了酒会高兴,开始偷着喝点,渐渐地倒和师叔成了一对忘年的酒友。”

原来这喝酒竟有如此沉痛的背后,远不是八王所想的赏心乐事。八王叹道:“是我疏忽了。下次还是让云龙去好了。”

紫云忙笑道:“不必。紫冰后来是真的好酒。你瞧瞧,她虽是醉了,睡着都是笑着的。不信,你明儿问问她,今日喝了什么好酒?”

八王这才放了心,不过接连几日却没有再让紫冰出门。紫冰照旧去读书,八王道:“几日不出去,也难为你沉得下心。”

“有些事儿没弄清楚,去了也没意思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说咱们见到的胡姬和李白见到的一样吗?”

一句话把八王问的笑了起来:“就为这个?自然是不一样的。李白见到的是龟兹人,只是世事变迁,现在有西夏阻隔西域诸国与大宋往来甚少,咱们见到的是波斯人。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“我本想着杨家曾居北汉多年,若说与西北来人有些仇怨倒还说得过去。可是波斯人……他们一般取道天竺从西南而来,又能与天波府生出什么仇恨呢?”

八王见她如此用心,点头称许,问:“你觉得人藏在白矾楼?”

“是。我事后反复想过。”紫冰说着跑到八王的桌案前,提笔就画出白矾楼所在街道的走向:“你看,郡主的车驾从北向南走。白矾楼坐西朝东。太阳自东南相照,郡主回头看见的明晃晃的一片若真是镜子,该在车驾的西北方向。”紫冰拿笔杆敲了敲简图上的白矾楼道,“就是这儿。白矾楼南向的阁楼里。”

八王甚是赞许的点点头:“眼下最麻烦的就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意图。还是再等等。”

紫冰到底年轻气盛,一听不乐意了:“等?那等到什么时候?那么多酒,我白喝了?”

“不白喝。只是时机未到。”

“那什么时候才到?”正当两人谁也没法说服谁时,褀瑞前来有要事奏报。

“进来吧。什么事?”

褀瑞递上一个纸团,八王打开了见写着四个“激浊扬清”忙问:“谁送来的?”

“郡主差人送来的。来人只说是在州桥一带扔进车里的,可是人多并未看到是谁。”

“又是州桥白矾楼一带,又是没有看到是谁?有点意思。”紫冰倒有些兴奋。

“适才咱们说到对方的身份……紫冰,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?”

紫冰对着纸团端详了须臾:“是说这字写的很好吗?”

“驴唇不对马嘴。”八王笑道。

“我的意思是说,既写得一手好字,想来写个诉状不是难事。怎么……王爷觉得哪里奇怪?”

“你说的也有道理。”八王思忖道,“他既然这般挖空心思地找郡主,怕是不能或者说不敢去衙门。你没发现吗?若说有冤屈,他为什么不写伸冤或者昭雪,要写激浊扬清?”

“是啊。说的好像自己是个浊浪排空里的弄潮儿。”紫冰笑道。

“对!”八王霎时转身指着紫冰道,“就是弄潮儿的感觉。看来背后大有文章。紫冰,今晚,你再去一趟白矾楼。”

紫冰双眉一挑,笑道:“好。”可回

《京弈梦华》精彩评论:

都市异能,超能力题材,日常生活轻松风格老作者(浥青橙)熊狼狗的新作,一改过去苦大仇深,杀伐果断的套路,这本的主角(紫冰,胡姬)是个宅男,梦想是做一条咸鱼。主角(紫冰,胡姬)能力是可以借用自己养的猫的超能力,主角(紫冰,胡姬)升级的路线是养越来越多的猫,收获越来越多的能力。前半部很不错,后半部外星猫战争有点出戏。只看前半部是仙草,都市超能力题材的仙草。后半部勉强可以看,但是没有惊喜。目前已经完本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